漫河桥小屋

© 漫河桥小屋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夜活

(最近和挖掘机较上劲了,没办法,天天门口轰隆隆,想不拍都不行...)

阵痛

(城市拆三小对老百姓来说是阵痛之时,用了多年的棚户呯呯嘣嘣的被拆掉变成废墟的确很让人伤心,但是阵痛之后看着干净整洁的地面似乎心情也会慢慢的好起来吧。)

(有一只更好看的,不过警觉性太高了,我追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拍到好的,拿着个凑个数吧)

泡泡,有种飘零过海的感觉吗...

(我也不知道这张该起个什么名字,就是坐在一边休息的时候觉得这光影还行就随手捏了一张)

这辈子的情人

(古来情人二字并非贬义,情人指的应是有感情或者说相爱但没有名分的人,没有名分的原因很多,可能是无法给于,但也可能是尚未给予,所以情人是可以指代恋人的,同时情人的包含范围又比恋人或者爱人更为宽泛,因为在古语中情人甚至是可以指代感情深厚的朋友的,不然为什么情人节叫情人节而不叫恋人节或者其他什么人的节呢。)

福巷

这是长春市紧挨铁路的一块“三小“之地,因为地块较小住的人口又多而且还被高楼环绕,所以无论是开发商还是政府都懒得搭理这片小小天地。久而久之居住于此的多是一些来自外地的务工人员或者老弱群体。这里各项基础很差,别说煤气暖气,甚至连自来水都无法保证供应。不过与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简单交谈过后,给我这样一种感觉——虽然生活条件几乎停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,但是人心也是停留在二战以前——对生活不满,满腹怨念,甚至迷惘,怯懦,但却朴实,热情,而且每天都在努力活着。

感觉自己的摄影水品下降了,无论是对机会的把我,光影的控制还是构图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(下午四点左右,还是很热的,这帮哥们运动量还是蛮大的,看着...嗯..很火热)

牡丹园中无牡丹

碧草红花映青潭

已是秋风扶柳时

顾盼不知是鸣蝉

松柏长青,赌心不老,牛!

生活

(有人在跳舞,有人坐轮椅,有人在打扫,也有人...这就是生活以及生存)

交通工具的变迁

(自行车,电瓶车,电动车,这是环保的变迁,只可惜电动类的现在不受国家政府稀罕,各种打压各种抓。蓝衣服的是园长大人哦,别看园长大人双手掐腰,形象威武,但她可不是在发脾气哦,据说人家是很关心公园的老人和残障人士的,每天都会来转转看看问问,嗯,愿好人一生平安。)

(离别前奏曲?嘿嘿,开玩笑的,这一对看起来关系很好的,只是我拍下的一瞬间给人一种落寞的离别感而已)